当前位置: 七彩网 > 人才招聘 > 正文

正邦科技被曝“猪吃猪”现象背后,代养户:两个月自费近40万买饲料后,选择报警卖猪

作者:admin 发布:2022-08-01 19:48 | 点击数:

7 月 26 日,湖南衡阳的正邦科技代养户刘兵决定卖猪。

刘兵告诉九派新闻,自己为正邦科技代养了两千多头猪,从 5 月底开始,饲料逐渐供应不上。"一车饲料 15 吨,大概就是吃个 3 天到 3 天半。他 10 天才来一车料,等于有 6 天到 7 天的时间,猪没有料吃。"

从 6 月初到 7 月底,刘兵自费购买了近 40 万元的饲料,眼下资金难以周转。"我就打算卖一车猪去买饲料,但我也知道我这是私自卖猪,也通知了他们(正邦科技)服务部的人。"

在刘兵展示给九派新闻的《养殖回收合同书》中提到:"经饲养而成长的肉猪,属于甲方财产。乙方未经甲方书面同意,不得自行处置甲方财产。"

当地服务部的人在得知刘兵要卖猪后,以"猪属于公司财产"为由,堵在路上不让卖猪。刘兵要求对方提供一份加盖印章的文件,说明自己垫付了饲料费,对方表示拒绝。

"我卖公司的财产去喂公司的猪,难道我有错了吗?我现在已垫了钱进去了,我也不想这个猪再造成损失或者死亡。"刘兵说。

刘兵所面临的断料问题并非个例,最近一段时间,正邦科技被曝猪饲料断供。有网友发布视频显示,正邦科技代养户的猪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出现"猪吃猪"的现象。

据财联社报道 , 广西南宁,四川江油、江西赣州、湖南湘潭等多地的正邦科技代养户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断料问题,并且还面临结款难、退押金难等多重问题。

【1】断料意味着什么?

多位代养户向九派新闻提到"料肉比"的问题。

在刘兵提供的《养殖回收合同书》中,规定料肉比 = 饲料总消耗量 /(肉猪上市总重 - 猪苗总重)。肉猪上市重在 210-230 斤(含)以内时,整体料肉比水平应控制在 2.25-2.6 的标准期间。

也就是说,代养户要保证,平均每头猪吃 2.25 至 2.6 斤饲料,可以长一斤肉。如果超过或不足,代养户都要交罚金。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刘兵说,自己的猪下个月就要出栏。饲料供应不正常后,本来一只猪一天要吃三斤饲料,现在只能吃三两。"你说猪会不会长肉?它还可能掉肉,还会造成很多生病的、死亡的。"

无奈之下,刘兵选择自己先垫钱购买饲料。

而湖北荆州的另一位正邦科技代养户王伟,在面临断料问题时则选择了"硬扛"。

王伟没有打算购买饲料或者选择卖猪,他告诉九派新闻,自己当时只能保证猪不被饿死,因为合同里规定猪是公司的财产,饲料也应该由公司提供。

在他看来"如果说你自己去处置这个猪,你要负一些法律的责任。但是它(正邦科技)也给你做不到一些服务。很矛盾,就等于它把这个难题抛给了代养户们。"

在无法正常供应饲料的两个月里,王伟每天精心计划着用量,保证让猪活下来。"把饲料一倒,那些猪抢的时候都要蹦起来了,就跟恶性竞争一样。这样喂肯定不好,不规律。"王伟说,"就不谈规律了,现在属于是生存的问题了,猪能活着就好。"

对代养户而言,断料之后自己不出资购买饲料的话,有可能因料肉比不符合标准被罚款或者所代养的猪生病、饿死。如果猪被饿死后,损失该由谁来负责,合同中并无明确规定。而自行垫付饲料费之后,也有可能遇到刘兵目前的问题:垫付的费用能要回来吗?

【2】断料之外,也有人面临结算难、退押金难等问题

断料之外,也有代养户面临结算难、退押金难的问题。

5 月份,湖南郴州代养户李立给正邦科技代养的第三批猪出栏了。"等我出完以后,饲料供应就不能正常运转了,出现了很多断料的情况。还好我出的早。"

李立告诉九派新闻,按照合同规定,代养费应该在猪出栏后的 15 个工作日之内结清。直到现在,李立还没拿到代养费。由于当时签订的是电子合同,猪出栏以后,系统关闭,也无法登录了。

李立粗略算了自己的代养费:"平均三批猪是 190 块钱一头,养殖时间是 165 天,等于说一天是一块多钱,一头猪我还有电费、伙食费、人工,除掉这些开支,我一天只挣了 600 多块钱。但这也是比较理想的情况。"

也是考虑到上述成本问题,李立选择自己一个人管理养猪场的上千头猪,既当老板,又当员工。"你开三千块,别人不做,你开四五千就没意思了,就是个养护,只能挣那么多钱。"

湖南邵阳代养户邱婷代养的猪于去年 4 月份出栏。邱婷告诉九派新闻,代养费被正邦公司以修路、围栏、灯塔等各项费用抵扣,最终只拿到了两万多。而养猪缴纳的二十多万押金目前还没拿到。"代养费那个,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做任何一个行业,押金是不能不还的,这个是我们自己的钱。"邱婷说。

因为没和正邦公司结算清,邱婷的养猪场去年后半年一直没有养猪。

也有代养户,因为资金压力,已经难以维持养猪场的正常运转。广东肇庆的罗平告诉九派新闻,今年 3 月份出栏的猪到现在尚未结算代养费,自己已经半年交不起场租,给不起电费水费,银行那边又在催还贷。

广西玉林的代养户林光表示周围确实有断料的情况,也有尚未结算代养费的。"一些代养户叫上自己的朋友陆陆续续地卖猪,哪个猪场买猪就去哪个猪场堵。"

【3】"给大公司代养,就是为了降低风险"

刘兵向九派新闻展示的《养殖回收合同书》中,提到正邦科技与代养户的总体合作模式为"甲方以记账的方式提供猪苗、饲料、药物、疫苗等物料,乙方提供适合饲养猪只的场地、设施设备和劳动力 ……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刘兵表示,当初选择给正邦代养,是因为前期猪苗投资大,自己资金不够。"自己买猪苗自己养,两千多头猪的话,你养一批,没有五六百万搞不起来。但是正邦,它会给你提供猪苗、饲料和药品。"

在李立看来,代养的最大优点在于规避风险。截止目前,他已经给正邦代养了三批猪。李立告诉九派新闻,自己代养三批猪的出栏市场价格每斤分别为 18.5 元、5.12 元、7.16 元。"猪肉市场价格波动也很大,中间那一批,连饲料钱都没有卖出来。"而按照合同,损失由正邦科技承担,自己按照规定完成了代养目标,仍旧可以获得代养费。

李立见过周围有一位养殖户,第一批第二批给公司代养,到第三批自己养的时候,因为碰上猪瘟,损失很大,给家庭造成了不小的打击。"我有这个能力养的时候,我也不敢养,我不可能拿全部身家去赌。"

接下来,李立仍然选择跟其他的公司合作,继续代养。因为这批代养费未结款,又要缴纳下一批代养的押金,他打算先向银行贷款。

刘兵最近一直在为断料的事苦恼。他告诉九派新闻,如果后面不能及时供应饲料,代养猪再掉肉的话,等于这些钱也打了水漂。现在最让他担心的是,签订的合同里,并没有规定代养户自己垫付饲料费要怎么办。

卖猪那天,在当地派出所和政府的调解下,刘兵表示自己可以再给正邦科技当地服务部一周的时间来解决这件事情。对方也表示同意。

对于代养户垫付的饲料费是否能要回。湖北德来颂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李家辉告诉九派新闻,养猪是一个具有连续性的事情,签订代养合同的目的在于把猪养好,然后双方从中获取利益。如果甲方没有按照约定提供饲料的话,乙方自己出钱买了饲料,有权要求甲方后续偿还饲料钱。

对于合同上没有规定正邦科技断供饲料这一情形,李律师表示,中国商事法律立法目的,是维护交易稳定和安全的。"虽然合同上没有这样的约定,但代养户自己去买这些饲料,不让这些猪饿死,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行为。"李律师表示,"他(代养户)也没有说这些猪只需要一吨,他就买了 100 吨。他没有做这些过分的事情。"

李律师建议代养户留存购买饲料的付款记录、合同等作为证据。

九派新闻注意到,7 月 26 日,正邦科技发布《江西正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媒体报道的情况说明》,回应"断料"问题。

文中提到:"本次断料主要受 6 月份猪价低迷及疫情因素影响,公司资金相对紧张,截至 7 月初因物流配送与饲料厂的协调问题导致少部分区域出现了偶发性断料现象,该小范围的断料情况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截至目前已通过资源协调得到解决。"

九派新闻多次联系正邦科技,均未获得回复。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兵、王伟、李立、邱婷、罗平、林光均为化名)

九派新闻记者 武菲菲

Powered by 七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